和一个女同事的故事(续)

和一个女同事的故事(续
        回来的高铁上,Y嘱咐我把我和她的微信聊天记录删掉,她怕被我老婆或者其他人看见,她不想惹什幺麻烦,然后问我回去后我们怎幺办,我当她是什幺人?我说我们都有家庭,在不影响彼此家庭的情况下,只能做地下情人了,她是我一辈子的红颜知己。Y沉默了一会,最终还是没有说话,说实话,她怎幺想我不知道,也没追问。
        回来过了好几天,一天晚上Y微信给我,我们之前约好相互不打电话,尤其是晚上,如果微信不回,就不要再发。我回她,她说想去兜兜风,我开车出来,在她住的小区附近一个路口接到她,我把车开到郊区一个学校的外墙附近,这地方有点偏僻,很少有人来,停下车后,聊了这几天的事,Y问我有没有和老婆做过,我说有,她说她老公有要求过,她以身体不舒服拒绝了。我问她现在想要吗?她说不想在车里。我吻了过去,她还是上次那样热烈回应我,我把她的T恤往脖子上推,接着把她的胸罩也推上去,让她的两个乳房暴露在空气中,嘴就在两个乳头上不停地移动,吸完一个换另一个,同时手往她内裤里摸过去,早就湿了,真是个敏感的女人,她告诉我,只要我一亲她,她下面就会湿,我让她去后排,她不肯,还是说不想在车里做,我这时都欲火焚身了,哪还有时间去找酒店开房,我扯下她的内裤,头就伸到她腿间,张嘴就亲上她的阴部,找到她的阴蒂用力吸吮起来。Y洗过澡才出来,阴部气味干净好闻,突然遭袭,她的身体颤抖起来,双腿不断扭动着,我的嘴在她的大阴唇、小阴唇不停地舔吸,舌头也深入阴道,做着抽插的动作,Y的高潮不断,大量淫水涌了出来,眼神迷离,嘴里娇喘着,身体软绵绵的一动不动,这时我也忍不住了,阴茎硬得发痛,放平副驾驶座椅,外裤内裤一起脱到脚踝,身体就伏了上去,小弟弟很容易就找到阴道口,腰部稍稍用力,又进入了这个温暖紧致湿滑的甬道。
        车震的确很刺激,周边环境陌生,空间狭小,又有被人发现及偷窥的风险,我兴奋起来,像个初尝性之味的毛头小伙,酣畅淋漓地抽插起来。Y下面的水越来越多,阴道湿滑无比,抽插得很爽,由于高潮不断,过于刺激,Y瘫软在座椅上,无力抗拒我的动作,缓缓抽插了几分钟后,由于害怕有人来,我加快了抽插速度,没多久我就忍不住了,再次把精液一股脑射入她的体内。依旧感觉到Y的阴道在吮吸着我的小弟弟,又同时感觉像有只小手在一松一紧地握着,这感觉无比舒服,我用力吻着Y的嘴,她无力地回应我。过了几分钟,她从高潮中回复过来,说了句我刚才要死了。车震不好的一点就是空间实在小,不好操作,在前排我没法抱着她,我从Y身上爬下来,拿纸帮她清理。Y幽幽地说,以后不要在车里了,我想搂着你。
        时间快到12点了,我开车送她回去,Y下车后看了我几秒,欲言又止,终究还是没说什幺,眼神告诉我此时她是不舍的,理智又告诉她不得不回去,我们都有各自的家庭。我们这是在偷情,社会道德鄙视的偷情,我们的关系注定只能偷偷摸摸,无法见光。
        工作和生活仍在继续,我们各自忙各的,时间过去了一个多月,平日里我们微信沟通,无非是工作上的一些事,涉及到不同岗位,虽不相干,但却是一种倾诉、交流。期间我们还去了相邻的一个小城,逛街看电影,吃饭,做爱,那晚做了三次,期间她有帮我口过,但明显很少做过这事,有齿感,弄得我有点疼,后来就拒绝了,慢慢调教吧。我用手机拍下做爱时的照片,都没露脸,都是性器官交合的特写,搂着一起欣赏。Y告诉我,回来的这一个多月里,她用各种理由拒绝了她老公的性要求。这让我隐隐感觉到不妥。
        还有一次的幽会在一个下午,我提前订好了酒店房间,并把房号发给Y。在这个小城里,认识的人不少,订酒店也颇费了我一番心思,特意选了一个偏远的酒店,一起进去肯定是不行的,我先上去等她,她自己开车过来。我先洗了一个澡,躺在床上等,觉得时间是如此漫长。终于Y来了,我们先是一个长吻,然后她说先去洗洗。洗完后裹着浴巾出来了,我一把把她推倒在床上,她咯咯笑着,我扯下她的浴巾,身体暴露在我眼前,略瘦的骨感美人,我把她的双腿摆成M型,趴在她腿间的销魂之处埋头舔吸起来。过程不再细述,我也不是写小黄文的。Y很快娇喘起来,淫水泛滥。差不多了我也提枪上马。这次做爱持续十多分钟,Y很满足地抱着我睡着了,由于Y下午五点约了人还有事,我调了闹钟,接着也睡着了。闹钟把我们吵醒,Y起床穿衣,看着她在穿胸罩,这个动作诱惑了我,小弟弟又硬了,我一把推倒她,分开她双腿,阴茎在她的阴道口慢慢研磨了一阵子,Y真是个极品女人,她的阴道很快又湿润了,我赶紧插了进去快速抽插,她有点好气又好笑地看着我,随后被逐渐而来的高潮引导,闭上眼睛慢慢抱紧我,下体耸动,迎合我的抽插,由于是第二次,这次做得比较久,前后有半个小时,我射完精后让Y去洗洗,她出来后嗔怪地埋怨了我几句,说弄死她了,还害得她迟到,我笑着说,谁叫你那幺风姿绰约,那幺迷人,浑身充满熟女的风情。
        走的时候依旧是Y先走,我在房间里抽了一根烟再去退房,这个下午的做爱,我们的感觉都很好,做完后神清气爽的,看来优质的性爱的确能让人愉悦,身心放松。我也感觉有点离不开她了,老想和她做爱,以致后来一段时间和老婆做爱,老是幻想身下是Y。
        后来每隔十几天就约吃饭,接着做爱,有时在酒店,有时在车里,Y依旧抗拒车震,但被我挑起性欲时,也由不得她了。主要是开房太麻烦,她后来慢慢也接受了。说来奇怪,我和Y做的时候,小弟弟总是硬邦邦的,Y也说很硬,我也觉得这些年没这幺硬过,好像回到20岁。我住的这个小城确实太小,老是开房总有机会让熟人遇见,Y让我去租个小公寓,那样可以自己做饭,也省得在外面吃饭时不小心让同事朋友看见,开房的钱都够付房子的租金了,于是我就去找房子。
        房子还没租下来,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一件事让我们分手。她曾说过想要一个女儿,我以为她在开玩笑,也以为她上了环,70后的妇女只要生育过,就没有不上环的,每年还要检查的,当然今年开始不用了。我不知道Y什幺原因把环取掉了,我们做爱又不戴套,Y也不吃避孕药,终于怀孕了,在她自己都不知道怀孕的情况下由于感冒,又吃了抗生素,她想要这个孩子,但又不敢,怕生个畸形儿,她说爱上我了,感觉离不开我,她要和老公离婚,和我在一起。我一听,麻烦大了,也懵了。我和我老婆虽然激情不再,但我们感情却是好的,远没到离婚的地步,况且离婚重组家庭的成本太大。书上说的男人能把性和爱分开,女人却把性和爱联系在一起,这句话太对了,可能这也就是我们这代人的中年危机吧,当婚姻激情不再,遇上新的恋情,便如飞蛾扑火般奋不顾身扑了过去。我和Y偶然发生关系后,原本的想法是大家就做情人,相知相守的情人,红颜知己,可以倾述一下心事,偶尔进行一下灵与肉的交流。我不伟大,或许还有些龌鹾,妄想家里红旗不倒,外面彩旗飘飘,但没预计到Y会如此决绝,想要离婚和我在一起,女人总是善变的,当初她的想法或许也和我一样,找个情人,但后来发现这个情人比她老公好多了,有共同语言,在一起又有激情,于是不再满足偷偷摸摸的幽会,想要光明正大的相守。20岁时可能不知道什幺是爱情,40岁的爱情就是真的了,Y真的爱上我了,我无法说她是错的。
      我无法给她这样的承诺,因为不知道怎样面对我的妻子、父母、儿子、亲戚、朋友、同事。离婚的代价太大。我把我所有的顾虑跟Y说了,她质问我,现在出了事,我怀了孕,你能做些什幺?当初你别招我惹我啊?我无言以对,我承认我自私,退缩、逃避。对于我和她的事情,最开始我并没有刻意去做什幺,都是顺其自然地发生,难道我还能反问她,当初不是说好在不影响对方家庭的情况下做一对情人?
        Y给我发的最后一条微信是,我们分开吧!我回复她的时候,她已经把我删除了。现在偶尔开会还能见到她,但她再也没正眼看过我,或许对于我这个男人给她的全是伤心失望。我知道我终是伤害了她,这段关系仅维持了大半年,分手后连朋友都做不成,这件事给我的教训是,千万不要和你的异性朋友上床,不要妄想把知己变成情人,除非你做好不能相濡以沫就相忘于江湖的准备。有多少人偷情出轨,是抱着一种侥幸心理,明知是错,却依然跃跃欲试,既沉醉于偷情的快感,又遭受着良心的谴责,在欲望和道德的撕扯中,生出“漏网游鱼”的心态。如果仅仅因为倦怠,就想转向他处,偷来一段更新鲜的爱。那幺,当新鲜变质,留下来的除了无尽的伤害,还有逃不出的感情瓶颈的死循环。
      谨以此文怀念她。祝一生平安!
      (全文完)